工作总结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呼唤大交通——学习“两会”心得体会

时间:2020-09-08 21:01:57  作者:  阅读: 关键词: 心得体会 两会 呼唤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呼唤大交通——学习“两会”心得体会

 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去年全国两会,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推动内地与港澳深化合作,研究制定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刚刚闭幕的全国两会,总理进一步把“研究制定”明确为“出台实施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国家发改委也在去年 7月和粤港澳三地政府签署了《深化粤港澳合作,推动大湾区建设框架》协议。习近平同志在广东代表团审议时,要求我省“要抓住建设粤港澳大湾区重大机遇,携手港澳加快推进相关工作,打造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可以说,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关系广东核心竞争力,关系广东可持续发展,是我省最重大的战略性工程之一。

  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必须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按照“四个走在全国前列”的要求,进一步解放思想,转变观念,找准制约粤港澳大湾区协同发展最关键的问题,以“钉钉子”精神跑出广东科学发展、创新发展的加速度。

  按照粤港澳大湾区初步规划方案,大湾区建设将形成“一环双扇、两屏六轴”的网络化空间结构,与广东、广西、海南、福建等地联合在一起,融合发展。李克强总理 3 月 20 日在两会记者会上表示,国家发改委牵头编制的《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很快会出台实施。规划一旦出台,大湾区建设必将进入快车道。怎样把十九大报告对大湾区的战略部署落实到位,怎么落实好习总书记在广东团审议时讲话的重要精神和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涉及到产业发展、社会治理、综合改革、基础设施、文化培育等方方面面,其中首要的就是交通的互联互通。

 大湾区建设涉及到粤港澳三地,涉及到“9+2”城市,涉及到按照六轴辐射格局下,湾区城市群对接周边省份,乃至打通海上丝绸之路陆上经济走廊,海上全球辐射网络等诸多问题。实现交通一体化,形成庞大的“快速物联体系”迫在眉睫。但对标纽约湾区、金山湾区、东京湾区,甚至长三角地区,便捷完善的综合交通体系正是粤港澳大湾区的最大短板。大湾区发展迫切呼唤大交通突破,迫切呼唤我省以海陆空无缝高速联接的物联体系,把珠三角城市群打造成为真正能承接国际级湾区发展的国际级战略发展平台。具体来说:

  一、战略性加快跨江通道建设,变珠江口东西岸“两扇”物理距离为交通距离。

  我国是世界桥梁建设领先国,桥梁建设已经成为区域融合发展最有效的工具。改革开放以来,珠三角长期受制于两岸通道缺失,东西两岸发展极不平衡。东岸“四极”港澳广深无法有效联系“多点”(佛山、东莞、中山、惠州、珠海、江门、肇庆),低成本进入内陆腹地。城市能级难以提升,已经成为制约大湾区发展最重要的因素。

  当前,珠江口仅有一座虎门大桥,长期处于超负荷运转,即便将来港珠澳大桥、虎门二桥、深中通道建成通车,仍然难以满足大湾区实际需要。从区域对比来看,江苏境内仅仅长江就建有大桥 10 多座,也正是因为这些大桥的兴建,才有了苏北经济的崛起,才有了长三角强劲的发展势头;同样,重庆、武汉这些年的快速发展,也与他们各自兴建的 10 多座过江通道密不可分。粤港澳大湾区要提速发展,必须从战略高度上率先解决跨江通道难题。。

  二、优先加快轨道交通建设,变珠三角城市间距离为同城化邻里距离。

 大路朝天,中国铁路里程力压群雄。截止 2017 年底,我国已建成铁路营业里程 12.4 万公里,预计到 2020 年将总里程提升到 3 万公里,覆盖 80%以上的大城市。轨道交通已经成为城市之间最主要、最便捷、最大运量的陆上交通方式。轨道交通发展水平,将成为直接限制大湾区辐射能力的制高点。从珠三角城市的物理距离和轨道通勤技术看,轨道交通发展好了,城市间交通距离就才有可能转变成为同城化的邻里距离,才能在主要交通方式上更好对接泛珠三角地区主要省份,才能把城市间资源要素整合成为城市群的发展优势,在国际城市竞合舞台上打出靓丽的“广东牌”。当前,除了高铁、城际轨道、地铁网络加快铺设,可以考虑结合“一环 5+2”环珠江口经济圈,抓紧把沿珠江口主要城市(广州、深圳、东莞、中山、珠海)湾区轨道线建设提上日程。

  三、统筹加快空港联运对接,变多头盲目发展为统筹集团军启航。

  在地理、历史与经济要素的多重作用下,大湾区城市群的港口、机场资源丰富,国际化、商业化程度很好。但也正是受这些因素缺乏统筹影响,资源耗散,甚至恶性竞争情况也相对对出,难以形成联盟发展、集团军启航的优势,实际利用效率相对低下。这些问题的存在,严重影响了我省对外贸易与交通往来的效率。在港口问题上,必须协调处理好国际与内贸航运的关系、枢纽港与喂给港的关系。可以考虑与特区政府建立联席会议,建设以香港国际航运中心为核心,以深圳港、广州港为集装箱枢纽港,以东莞、惠州、中山、江门等其他支线港口为喂给港的国际航运物流中心。在机场问题上,要抓紧完善香港机场、深圳机场、广州机场的国际机场枢纽功能,提升珠海机场、惠州机场、高明机场的疏解功能,发挥好澳门机场在葡语国家和拉丁语国家航线的独特优势,适当探索发展低空飞行航线的补充,以民航资源共享提升航线

 效率,为大湾区创造独特对外航空优势。

  四、督办发展微循环交通项目,变各级断头路为高速接驳的黄金道。

  跨江通道、轨道、港口、机场发展起来了,考验交通运力的就是微循环交通项目。从综合交通运力来说,效率高低,限制性因素往往不是通行承载量,而是交通节点通行效率。从我省发展现状看,微循环交通能力亟待解决。不同交通组织方式无法实现站场内快速转乘,城市间、城市内断头路处处可见,快速蛛网式无红绿灯交通体系完成率低,这些都涉及到不同部门、不同产权主体,以致不同城市管理边界、国家相关部门权限等问题。要彻底提升大湾区交通通行能力,必须省委省政府牵头制定提升微循环交通组织能力的综合改革措施,以“钉钉子”的精神进行有效督办,提速销号进程,变各级断头路为高速接驳的黄金道,彻底解决湾区交通一体化问题。


相关文章

©2020 新文秘网 版权所有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敬请谅解!